难免痒痒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1-05-18 09:33:21 / 个人分类:碎碎念

  • 作者声明此篇博客是:原创作品
        读张爱玲的《编辑之痒》,坐立难安。

         说的是《对照记》在《皇冠》连载时,编辑把“事实上我从来没脱出那‘尴尬的年龄’,不会待人接物,不会说话。话虽不多,‘夫人不言,言必有’失”中,最后一句改成了“夫人不言,言必有中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以想见张的沮丧。本意是从孔子那儿借来一句夸人的话,巧妙地改一字,拿来自嘲(当然,张女士高调的自嘲其实是在委婉地炫耀——炫耀她性格当中的顽疾——她其实是很享受这些性格病的)——可是,被编辑这么一改,变成了“自吹自捧”——聪明犀利如张,怎么能忍受这么拙劣的“自吹自捧”出自自己的手笔?!

        想来这位编辑也应该是位“高人”,猛一看见文中居然犯了“引语错误”,立刻被兴奋冲昏了头脑,居然忘了联系上文。仔细读了《对照记》,这段文字出现在张爱玲在港大那副照片的说明中。其实张的意思是极清楚的,而且,她还极郑重地用引号将原装的7个字引了起来,以示借自孔圣人。而她自创的,也是最精华的一个字:“失”,在引号之外。分析这位编辑先生犯错的原因,大约是太想在张才女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古文底子了。

       大概也是这位仁兄,还不识“张家浜”,居然大笔一挥,改成了“张家滨”。我想,如果说由“失”而“中”让张女士伤心的话,那么“浜”“滨”不分,一定会招来她的轻蔑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通说文解字的教训之后,张女士把这种现象归结为一种职业病——“编辑之痒”。或许是受害太深,张说:“似比‘七年之痒’更普遍。”“当然‘浜’改‘滨’,‘言必有失’改‘言必有中’不过是尽责的编者看着眼生就觉得不妥,也许地礼貌地归之于笔误,径予改正。在我却是偶有佳句,得而复失,就像心口戳了一刀。”

        看得出来,张在努力地收敛着她的犀利和刻薄,措辞尽可能地温和、客气,毕竟,和编辑的关系还得好好处。可是,我还是读到了尖锐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 张的愤怒让我恐惧:当编辑17年,我是不是也“痒”过?或者,更恶劣,常常“痒”?

        给A君打电话,细述我的恐惧,问:“我有没有把你的文章编得让你心口像戳了一刀一样难受?”

        A大笑:“你别多情了,你还真没这本事!”

        我不依,继续纠缠,A端正了态度,极真诚地列举了我如何挥舞着“生花妙笔”,兢兢兢业业地“为人作嫁”的“光辉事迹”。“不然,我怎么那么信任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 最后这句话让我稍觉安慰。10年前,A开始成为我的作者,几年的文字交往后,我俩遂成莫逆。她的所有文字,包括书稿、向外的投稿,甚至给单位领导写的“同志们”,还有工作总结……通通会第一个发我“把关”。说是“把关”,只不过是授我以先睹为快的特权罢了,当然,我也会很自觉地做做校对,A说:“比黑马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种信任仿佛是权威医生开出的一张诊断报告,极肯定地排除了我罹患“编辑之痒”的可能性。可我仍犹犹豫豫:在此处不痒,在他处呢?

        那回,朋友S君寄来大作,并嘱:“敬请亲自斧正。”因为写的是我们共同喜欢的一座城市,还涉及我们都特别有感觉的一部电影,于是欣然挥笔。“斧”完以后,慎重地传回对方,征求意见。QQ上,S给了个“大拇哥”,可我隐约觉得不安。因为版面的关系,文章被我删了近三分之一。其中有一段,看得出来是他的得意之笔,但是我忘了当时出于什么考虑,也删了。 删的时候,我的理由是极充分的,可是删过以后,我动摇了。

  QQ上,我问:“心痛?”

  S给了张哭脸,果然复制了那一段,说:“舍不得。”

  斟酌再三,我把那段稍作调整,换了个地方,左看右看,觉得无比妥帖。S也赞:“妙。”

  能想起的这次痒,因为及时改正,幸而没有造成损失,而一些无意识的痒,肯定也如一把把刀,扎在某些作者心上。我感谢作者们的厚道,他们不骂我。

  我想说,作为大众媒体的编者,有一些纪律、规定、章法等等,是我们无法避免的“痒”。而有一些痒,是可以治愈的。比如“浜”和“滨”,翻翻辞典就可以弄清楚;而“言必有失”之类,只要再把文章认真读一遍,就不会认为是“引文之错”;还有一些痒,则需要编者在自己的理由和作者的立场之间,来回权衡几次,譬如S君的那段珠玑文字。

       把他人的文字当成自己的羽毛来爱惜,或许是最好的治痒良方。

 


TAG:

引用 删除 教育精英   /   2013-06-17 23:21:18
好文章!
引用 删除 教育精英   /   2013-06-10 20:44:37
真是好文。
引用 删除 田信国   /   2011-12-27 09:43:39
我来也!拜读,精彩!
引用 删除 Guest   /   2011-07-05 08:58:30
好文,拜读,学习!石干诚
引用 删除 Guest   /   2011-07-05 08:57:26
好文!
引用 删除 Hellen   /   2011-05-27 12:12:25
我是沙发!其实老师,还是很尊重作者。
记得在您手下实习,采访潘际銮的稿子,硬是帮我留一下一段“无关紧要”的话。
但是那段我,我自己非常有感觉。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显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所属圈子

日历

« 2018-09-24  
      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      

数据统计

  • 访问量: 7467
  • 博客数: 11
  • 建立时间: 2009-10-28
  • 更新时间: 2011-05-18

RSS订阅

Open Toolb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