斑驳的记忆之墙(散文)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2-11-02 16:37:44

  • 作者声明此篇博客是:原创作品

斑驳的记忆之墙(散文)

陈青峰

岁月在峥嵘中更叠,而记忆却仍然写在村东头那堵老墙之上。虽历经风雨剥蚀,它的光辉却丝毫没有被磨损,反而因时代的久远增添了无穷的想像空间和令人猜测的神秘色彩。它就像历史这部大书中的一幅插图,凝视着历久弥新的沧桑画面,耳边便会“砰砰”地响起密集的枪声,而那硝烟弥漫中跃出的却是一个个身背斗笠、脚穿草鞋的矫健身影,浮雕般令人怀想……

斑驳的砖墙上,留下了时间的刻痕。这里曾经是红军与白军较量的地方,历史的标记就书写在这堵墙上。不断被填写的红军标语,墨迹宛然如新,让迟来的拜谒者汹涌着无穷的遐思,还有横竖撇捺钩点的品评。在这堵古旧的墙边,种着不少枫树、枣树、木梓树,并且聚焦着一茬茬孩子们童年的眼睛。他们听着那些久远的战斗故事,想像的翅膀从这里飞向遥远的历史深处,那时不时因激动而发出的感叹声就像微风吹拂,不停地抚摸着这堵墙上的每一个字。

酣畅淋漓的墨迹还在吟唱,执笔兼执枪者的性情抒写,洋溢着挑战旧时代的万丈豪情。那是一个流光溢彩、红枫飘落的秋天,红军来到我们的村子。于是,这个秋天的每一根枝条上都结满了喜悦的果实,人们的心情也如秋的颜色一样格外爽朗。就是在这么一个明媚的时刻,红军要把标语写在墙上,把高贵写进记忆。

村东头四弄厅堂大屋的墙边,那个身背斗笠的小号兵爬上高高的梯子,用笤帚一般大的排笔在那堵墙上,写下“拥护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”这么几个如篝火般鲜红的大字,留下我们村的这段光辉历史和父老乡亲的心愿。正当他收起笔要擦掉脸上汗珠的时候,寂静的村庄突然爆出几声枪响。高墙边的那棵红枫树上,白鹭被惊得“呀呀”飞散,高梯上的小号兵身子晃了几晃,便与红枫叶一起飘飘地坠落下来。大地霎时死一般沉寂,随后便枪声大作,旋风般的飞砂走石在舞动,空气仿佛被撕裂了,扭结抽搐着发出痛苦的嘶鸣声。

令人振奋的冲锋号终于吹响了,激越的音符跳荡着,如一柄“唰唰”飞驰的利剑,穿透了敌人的阵容。村里的父老乡亲在红军的护卫下安然无恙,白军被赶跑了,村庄在硝烟的飘散中逐渐恢复了宁静。小号兵躺在一堆红枫叶里,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把枫叶染得紫红。

村东头的高墙上,小号兵用他年轻的血,写下这段血染的历史,村里那些德高望重的白胡子老头常常在这高墙根下,为那些穿开裆裤的子孙讲述这个故事。来自不同地方的记者们则用手中的相机,认真地拍下一个又一个恬静的画面……

一堵墙,一堵记忆之墙,虽然已经有些破旧,但墙上的标语却不断被刷新着,清晰如初,像信念的火种熊熊燃烧,永不熄灭!

 

地址:江西抚州市行政中心/江西日报社抚州记者站/邮编:344000

 

 

 


TAG:
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显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所属圈子

日历

« 2018-09-25  
      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      

数据统计

  • 访问量: 112684
  • 博客数: 278
  • 建立时间: 2009-10-28
  • 更新时间: 2014-04-19

RSS订阅

Open Toolb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