宰我问曰:“仁者,虽告之曰‘井有仁焉。’其从之也?”......(《雍也》)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0-09-08 09:54:37

  • 作者声明此篇博客是:原创作品

宰我问曰:“仁者,虽告之曰‘井有仁焉。’其从之也?”子曰:“何为其然也?君子可逝也,不可陷也;可欺也,不可罔也。”(《雍也》)

 

在此,宰我提出了一个非常敏感、尖锐的问题:不畏困境而从之,则得仁,可谓“仁者”;不从之,则远仁,名不副实,妄称“仁者”。从之,害己;不从之,害人(仁)。简言之,当行仁必遇困境时,是否坚持?这是宰我对老师学说的困惑,也是严肃的质疑。

读过《论语》的人都知道这么几句:

曾子曰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”(《论语·泰伯》)

子曰:“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。”(《卫灵公》)

子曰:富与贵,是人之所欲也;不以其道得之,不处也。贫与贱,是人之所恶也;不以其道得之,不去也。君子去仁,恶乎成名?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,造次必于是,颠沛必于是。(《里仁》)

仅这几则,可以看出夫子对“仁”的执行态度是多么坚决!以此类推,夫子对宰我的提问,应该坚定的回答“从之”,才是符合逻辑、才是符合夫子一贯言行的!

这真是太奇怪了!夫子为什么颠沛流离周游于各国?为什么聚众讲学孜孜不倦?不是为了推行仁道吗?他甚至仰天长叹:“谁能出不由户?何莫由斯道也?”现在有宰我“由斯道”呀。在“由斯道”的过程中,遇有困惑,提出疑问,夫子为什么不好好地回答呢?夫子反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还说,君子可以远远地走开(一说是设法救人),不可以被陷害;可以被欺骗,不可以被愚弄。“井有仁焉”是一个愚弄别人、陷害别人的例子吗?“乌台诗案”苏轼可谓在“井”里了,范镇、张方平等人不是冒死要求皇上宽大处理吗?比如有一个人(肯定有这么个人)对范镇、张方平说:“苏轼被关押了!”难道这个人是对范镇、张方平的陷害或者愚弄吗?夫子的回答太难以令人信服!

写到此,我想起了当今的一些事,有几个案例说是见义勇为者追捕嫌疑犯,嫌疑犯在逃跑的过程中意外死亡(比如被车撞死、溺水身亡等),见义勇为者要承担责任。这也有点“井有仁焉”的味道。你去追嫌疑犯(即“从之”,为仁),万一嫌疑犯意外死亡,你得承担法律责任;你不追(即“不从之”),你则见义不勇为,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公民。人们在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,是追还是不追?

扯回话题。有人认为宰我在恶意非难夫子。因为《论语》中宰我提的问题的确常常令老师难堪。比如:宰我问:“三年之丧,期已久矣。君子三年不为礼,礼必坏;三年不为乐,乐必崩。旧谷既沒,新谷既升,钻燧改火,期可已矣。”子曰:“食夫稻,衣夫锦,于女安乎?”曰:“安。”“女安則为之!夫君子之居丧,食旨不甘,聞乐不乐,居处不安,故不为也。今女安,則为之!”宰我出。子曰:“予之不仁也!子生三年,然后免於父母之怀。夫三年之丧,天下之通丧也。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?”(《论语·阳货》) 宰我提出了“礼必坏,乐必崩”等实际问题,夫子不予正面回答,却反问:“食夫稻,衣夫锦,于女安乎?”此时宰我若是讨巧卖乖迎合老师,就应该说“不安”,可是宰我却忠实于自己的内心,昂然说“安”。气得夫子吹胡子瞪眼睛,呵道:“女安则为之……今女安,则为之!”这是非难夫子吗?不是!我以为是宰我真心的提出心中的疑惑。“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”这句话虽然出自于唐代韩愈,但夫子之为师,应该也算是解惑之典型了。为学生解惑,在《论语》中随处可见。他经常鼓励学生“何伤乎?亦各言其志也。”为什么对宰我却要呵斥呢?此其一。其二,当时的夫子的确不受统治者待见,但在学生的心目中地位很高,“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”。这样一位老师,宰我还敢恶意非难吗?如此愚蠢,他能成为夫子之高足吗?宰我是不可能非难夫子的!

是不是宰我提的问题触及夫子之“仁道”与明哲保身的处世方式的矛盾?《论语》中很多地方显示出夫子明哲保身的这一处世方式,比如,子曰:“危邦不人,乱邦不居,天下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。再如,子曰:“国有道,其言足以兴,国无道,其默足以容。”夫子一贯主张仁义,一方面又在不同的场合表露出明哲保身的处世方式。是不是宰我对这两者之矛盾百思不得其解,不得不提出心中的困惑呢?抑或宰我发现了老师的自相矛盾而委婉的提醒呢?总之,夫子一听宰我的问题,意识到自己的矛盾处而恼羞成怒?我实在不想以此种心态揣度圣人!罪过罪过!

是否夫子对宰我个人有偏见?《论语》中涉及宰我的有五则,其中四则都令夫子生气(另一则夫子没有出现)。1、哀公问社,宰我回答而传闻于夫子;2、宰我问仁;3、宰我问丧;4、宰我睡懒觉。宰我喜欢乱说话,喜欢钻牛角尖,喜欢睡懒觉,这些都令夫子厌恶?因此和他谈论时总是用呵斥的语气?夫子如此小肚鸡肠?不对!不对!子路还多次触怒他呢,也没有厌恶子路啊!

诸多困惑,在此请教于方家!


TAG:

引用 删除 侯无为   /   2012-01-18 15:39:44
哈哈,朋友提出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,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也说清楚的。但是有一点朋友应该明白,孔子想要办学就不能挖当时社会的根基,言语不得已要有隐晦之词。同时办学是要培养人才,所谓人才就是要有能力做事情,而有能力做事情的人,一定是那些办事被掣肘较少的人,而转牛角尖的人做事会受到各种非议,也没有机会成事。即使如此,孔子一生再逐于鲁,伐树于宋,削迹于卫,围于陈蔡,差点就断送了办学育人的事业。
引用 删除 Guest   /   2011-05-22 19:09:27
救人的方法有很多,为什么要那样呢?君子,别人可以杀死他,但不可以自己找死;别人可以欺骗他,但不可以自己愚昧。
引用 删除 风雨兼程   /   2011-02-14 16:46:11
孔子是“无可无不可“,没有什么是一定要怎样,也没有什么是一定不能怎样,君子之于天下也,无适无莫,义之与比。一切都要看具体的情况,尽人事而已,但事在人为,成事在天,孔子是知天命之人,也要求君子知天命畏天命。所以君子应中庸,不偏执,灵活处理,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。这是为人处事的最高境地,如果达到了,就可以理解孔子学说主张的对立统一关系了。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显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所属圈子

    日历

    « 2018-09-20  
          1
    2345678
    9101112131415
    16171819202122
    23242526272829
    30      

    数据统计

    • 访问量: 4465
    • 博客数: 22
    • 建立时间: 2010-09-06
    • 更新时间: 2010-10-08

    RSS订阅

    Open Toolb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