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姐(二)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2-02-21 15:36:01

  • 作者声明此篇博客是:原创作品

在洗药湖山里的艰苦劳动生活,对从小吃惯苦的大姐来说,算不了什么。大姐不怕吃苦,勇挑重担,不久当上了“铁姑娘班”的班长和妇女主任。那年年初,大姐来省城与分别四十多年的知青相见时,还叫上我陪她去了。

在省城麻纺厂区的一家酒店里,当年同大姐在洗药湖经历磨难的知青们,现在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,可他们一见到大姐就拥上来,如孩童般地争着紧抱大姐不停地叫“姐姐姐姐”的,让我感动地流泪。宴请时,有位知青在敬完大姐的酒后,还泪花闪闪地握着我的手说,你大姐真是一个好人。那时,我们离开南昌到那个人烟稀少的大山里,别说天天参加那样的繁重的体力劳动,就是洗涮衣被这样的生活琐事,也让我们这些年仅十三四岁的人,要哭鼻子了。是你大姐把我们当亲弟妹看待,替我们干重活,洗衣浆衫,让我们过得很快活。如没有你大姐的关照,我们这些人真不知怎么熬过来。在酒席上,大姐还这样地把我介绍给了她的知青们:这是我的大弟,他刚从县里调到市里来工作。我的弟弟,也是你们的弟弟。今后你们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去。我如今在市里工作,只不过是一位工作人员,谈不上什么官,可今天大姐这样把我介绍给与她患难之交的弟妹,让我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没谦虚拿出名片说,以后有事打我电话,你们的事就是我大姐的事。

 

大姐在洗药湖当知青时,我去过多次。那时候,县里的公路都是沙石路,汽车一过就是沙土漫天,记得是在一个夏天早晨,学校刚放暑假,我拿着几件换洗的衣服,与一位同大姐在山上劳动锻炼的男知青,搭乘拖拉机一路风尘滚滚地在长埠乡下了车后,就顶着烈日朝山上的洗药湖奔去。

 

那位知青哥哥大概只有十八九岁。他,中等身材,一张长方形的脸上,那双眼睛炯炯有神。他衣着是当时最时髦的:上身是兰白条纹的海军衫,下身是草绿色的军裤,脚穿一双绿色军凉鞋。他一边走路一边逗着我说笑,在走在山脚处时,发现路边的菜园地里,挂着几根青色的黄瓜,他马上跑下去偷偷地摘了下来,放进他那个洗得发白的军用书包后,拉着我的手就往山上跑。他带着我钻进大山,我们一人啃着一根黄瓜,走在一块块长条麻石铺垫的弯弯曲曲的山路上,两旁的高大杉松树,挡住了火辣辣的太阳;有时候,在茂密的杂树枝里,时而扑棱一声,飞起一只小鸟,他就马上从地上拣起一块石头,朝小鸟抛去。在一个两山对峙的长谷里,他背着我从一块大石跳到另一块大石上,轻松地穿过了流泉撞击巨石发出隆隆响的山涧。我们走进深山,路越来越窄,一阵阵山风从树林里吹来格外凉爽,抬头一看,在苍绿的悬崖峭壁上,不是有从长满苍苔的岩石上垂下来的一根根粗壮的葛藤,就是一块面目狰狞随时要从空中扑下来的巨石。我一路上双手紧抓着知青哥哥的宽宽的肩膀。知青哥哥背着我沿着上山的崎岖小道,终于登上了树木稀疏的山顶。站在山峰上,看到远处蔚蓝天空下的远处家乡的平川大地,知青哥哥激动地挥手喊叫起来:安义安义!安义安义!此事已过去三十多年了,但我现在仍记忆如新。

 

在一座平缓的山头上,有一排坐西朝东的简陋的青瓦房,瓦房两头是有竹子和油毡搭建的简易竹棚屋,几棵高高的松树,如忠实的士兵立在屋后,守护着瓦房和瓦房前的那块空场地。几只母鸡侧身躺在屋角墙下,时时用一只爪子刨着松土后,又张开翅膀拚命地扇动起来,刹时灰土蒙蒙。一只黄狗蹲在大门前的屋檐下,伸着长舌,喘着粗气。当我和满头大汗的知青哥哥来到这儿时,那只黄狗腾地起身吠叫着跑过来,立在知青哥哥脚下,用一双明亮的眼睛,从下面恳求地瞅着他。知青哥哥笑呵呵地用手抚摸了几下黄狗的头后,说了句滚开,就朝竹棚屋喊着我大姐的名。

 

大姐在竹棚屋里听到喊声,忙穿着短袖跑了出来。大姐离家到山上来,人更瘦了,脸也黑了。她惊喜地跑到我们身边,小声说,你们走得好快啊。我告诉大姐是知青哥哥背我上来的。大姐心疼地对着知青哥哥说,这么长的山路,你背着他上来,可把你累着了。知青哥哥说,姐,你放心,我不累。说着他就揉揉肚皮,现在就是肚子饿了。大姐马上一手拉起知青哥哥的手,一手拉着我的手,朝竹棚屋走去。

 

快到竹棚屋门口,大姐突然停了步,轻声说,她们在睡觉。我进去把饭菜拿出来,你们到厅堂里去吃。

 

说是厅堂,其实是瓦屋大门里的一个过堂,那过堂两边的墙壁是宣传栏,上面贴着剪下来的报纸和写满字的信纸;屋顶上悬挂着一台锈迹斑斑的吊扇。正对大门的墙上,贴了一张毛主席的标准像,像的两边是一幅“大海航行靠舵手、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”的草书对联。在毛主席像下的墙壁上,是一个用红漆描绘的大大的心形图案,“心”内有一个黄色的“忠”字。红“心”下是一张四方木桌,在桌面的中间,摆放一座精心制作的“凸”形的大玻璃盒子,一尊毛主席的半身瓷像放在盒子中间的最高处。

 

一碗辣椒炒酱干,一碗空心菜叶,一罐辣椒粉炒的猪油渣子,还有一碗西经柿蛋汤,这是我到洗药湖吃第一顿饭的菜谱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“三菜一汤”还是大姐在十几天前就开始作了准备的。大姐坐在旁边,微笑地看着我们吃饭。知青哥哥停下筷子问大姐,今天没去砍草?大姐说下午要开会,大家就先回来了。吃完饭后,知青哥哥就与大姐和我告辞,到瓦屋的另一头竹棚屋里去了。

 

大姐在路上交待我进竹棚屋不要说话后,就领着我走进黑暗暗的竹棚屋里,撩开蚊帐的一头,叫我钻进进去睡一觉。我躺在4根竹子搭成的大姐的竹板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,就睁眼透过薄薄的蚊帐,打量着蚊账外面的蒙胧世界,只见两边的蚊帐内也有人蜷曲睡着,在一根横拉的铁丝上,垂挂着毛巾、白色的女式背心(那时没有纹胸)和大花裤叉以及一根根红红的如皮带似的东西等。大姐看到我东张西望,就用蒲扇拍了我一下小声说,快睡。我紧忙闭上眼。

 

“你别哭。”我听到大姐在屋外说:“明天大姐去帮你砍。你那点任务大姐可帮你完成。唉,你别哭啊!”我跑了出去,看见大姐双手按住一把有着长长木把的砍刀,伏在一块长青石上,用力磨着那砍刀刀口。一位看起来比大姐小好多的姐姐,蹲在地上伤心地抽泣着。

 

洗药湖位于南昌城西的西山山脉的最高点罗汉峰上,因明朝名医李时珍曾在此采药洗药而闻名。此处最高海拔高度为841.8米,又称西山第一峰。该山上年平均气温17.5度,夏季平均气温仅为22度,比市区低6一8度,享有小庐山之美誉。那时候我能常去洗药湖,也是父母冲着山上比下面凉快才让我去的。由于洗药湖年降雨量充沛,山中空气潮湿,云雾弥漫,排水良好又富有腐殖质的土壤,很适宜茶树的生长,洗药湖生产高山云雾茶,因茶叶芳香浓郁,冲泡三次而茶味不减,深受人们的喜爱。大姐下放到洗药湖茶厂之前,这儿只有二十来名职工,茶园尚不足百亩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,从安义、新建和南昌等地来的80余名知青,下放到这里搭竹棚安营扎寨后,就在洗药湖的山坡沟谷里,日复一日的开荒种茶树。(未完待续)


TAG:
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显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所属圈子

    我的栏目

    日历

    « 2018-09-19  
          1
    2345678
    9101112131415
    16171819202122
    23242526272829
    30      

    数据统计

    • 访问量: 16136
    • 博客数: 79
    • 图片数: 16777215
    • 建立时间: 2009-03-15
    • 更新时间: 2013-01-25

    RSS订阅

    Open Toolbar